博客网 >

 

被某人拖进霹雳深渊,挖坑以记之。BL向,不适应者绕道。

 

 

第一章 

 

秋。风流云寒,木叶萧萧。

 

街。长街落落,行人寥寥。

 

店。小店。门眉一匾,题名“岘匿 ”。匾下一风铃,风过翼动,铃音袅袅;门前垂珠帘,风过帘动,珠光氤氲;门前一孩童,眉目秀美,骑了竹马,往来欢愉。

 

不知何时,一顶黑色小轿徐徐近了,停下来,良久。

 

孩童有些惊奇,偏了头看过去,黑色的轿帘低垂,沉静如山岩。“来找少艾的吗?好奇怪。要不要告诉少艾一声呢?”

 

不等他想到答案,轿帘就动了,轿中人缓缓出来。长身玉立,色如寒霜,星目剑眉,气若秋华。

 

孩童嘘口气,瞪大了眼睛,“好一个黑衣美人!”于是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叫少艾出迎。对于美人,少艾从来都是很体贴多礼的。

 

美人并没有等待少艾的出迎,负了手,悠悠过来。

 

身后两人亦步亦趋,美人回头一眼,那两人便惶惶然退开。路过那孩童时,美人垂目,细细看了几眼,唇角带起些笑意,却冷,甚于冰雪之冷。

 

孩童禁不住一哆嗦,忽然害怕起来,于是扯开嗓门大喊,“少艾,少艾······”仿佛有少艾,就不会这么冷。

 

孩童大叫的时候,少艾正习惯性地躺在椅子上吞云吐雾。本来想应一声,但是听见有人进来,大概觉得大声呼喝一来有损形象,二来浪费力气,所以没吭声。待人近了,才慢吞吞问一句,“求医?问药?”

 

“找人。”黑衣的美人沉默片刻,吐出两个字,硬生生,仿佛截铁断金;阴沉沉的,仿佛云涌风紧。

 

这声音,少艾却是熟悉的,或者应该说,少艾十几年是熟悉的,现在也没有忘记。于是起身。他起身的动作柔缓而优雅,黑衣的美人也是熟悉的,或者应该说,黑衣的美人十几年前是熟悉的,现在也没有忘记。

 

现在,少艾和黑衣的美人面对面站着了。

 

“来了?”少艾星眸半闭,似笑非笑。柔润如樱桃的双唇之间,烟气袅袅,氤氲成三月江南的水墨画。

黑衣美人看着他,目光有些古怪,欢喜?悲伤?愤怒?痛苦?说不清,道不明,杂乱如麻。

 

少艾长发如雪,长眉入鬓。发丝银白,眉色银白,面容却年轻秀气得出奇。一袭秋色衣衫,繁复华贵,蝴蝶盘扣,黑丝绣花;掐丝盘花发簪,挽三千银丝,珍珠压垂绦;鹿皮小靴,璎珞重重,珠光点点。手中的烟筒,却是最最寻常的水竹所制,时日已久,微微泛黄。可拿在他手中,竟也透出些盈润水光来。

 

“你穿这身衣服,很好看。”黑衣美人道。眼前晃过一条影子。黑衣黑发,黑簪黑靴,一切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,却偏偏雪颜玉容,顾盼生情,就仿佛一只黑色的凤,张狂而高傲,魅惑而冷淡。

 

“阿九,阿九······”少艾没有回答,只唤来了门口的孩童,“贵客到了。沏最好的茶出来。”

 

阿九眨眨眼,了然一般地笑——美人,自然要用最好的茶相待——扮个鬼脸,蹦跳着进了里屋。

 

“这果真就是那个孩子?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“本应该是比你更加俊美的青年模样罢?”

 

“我用药压制了他的生长和心智。”

 

黑衣美人目中寒光一闪,忽然仰天大笑,笑声回荡,房梁颤动,“萍生,萍生,翳流以人试药,乃是违背天道伦常。那么,你这个又算什么呢?”

 

“逆天。”少艾淡然,垂了目,睡意蒙蒙。十几年不见,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的罗嗦并无好转。

 

“你也无甚长进,十几年了,还和当年一般,总爱忤逆本座。”黑衣美人目光如针,钉了少艾片刻,冷笑。

 

“又怎样?动手?”少艾呼呼笑,水烟筒吸得频繁,“不符合你的身份,也不符合我的审美。”

 

“翳流的认大首座,何时竟改了品性?”黑衣美人道:“本座只晓得,认大首座剑下的亡魂,怕是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?”

 

“记不得啦。”少艾笑,“人魔心中,不曾记挂这些个烦琐之事。”

 

“如此,你是人,还是魔?”

 

“教主以为呢?”少艾掩口打呵欠,踢了问题回去。

 

“认萍生!”黑衣的美人怒火中烧,银牙咬断。既是怒眼前人,也是怒自己。覆派之仇,背叛之恨,杀戮之伤,冷情之苦,竟只可令自己心肠寸断,恨意难平,却无法尽力一掌,了断孽根?

 

“少艾,少艾,茶来了。”阿九跌跌撞撞跑出来,托了个盘,盘上两盏茶。

 

闻声,黑衣美人心思一转,好,既然舍不得你死,那么便叫你心痛。

 

“阿九啊,稳重,稳重!”少艾叹口气,磕了磕烟筒,大袖一拂,拢了阿九到怀里,中指一谈,茶盏飞出,“教主,请。”

 

机敏如故。黑衣美人心底冷笑。

 

少艾坐下来,一手搂了阿九到膝上,一手却扣了青瓷茶盏。

 

阿九却有些奇怪了,少艾会美人,不喜旁人打扰的。看看冷冰冰的黑衣美人,又看看笑眯眯的药师大人,小声道:“少艾,你和美人吵架了?”

 

用毒的人都知道,水乃毒之良友。

 

对我,你的杀机动得倒快。黑衣美人,盯了少艾,目中怒火熊熊。

 

你敢动阿九,我就再送你森罗殿里走一遭。少艾眼睫一掀,一道寒光杀回去。

 

好啊,黑衣美人却笑了,笑得开心,好啊,萍生,冷情冷心的认萍生,你也终于有了挂牵,有了弱点。

 

“阿九,我没有和少艾吵架。只是,我病了,找少艾讨点药。”黑衣美人居然迂尊降贵,柔声道。

 

阿九啃啃手指头,楸楸少艾的银发,意图求证。

 

“哦。”少艾点头确认,抖手,袖中飞出红丝一线,搭上了黑衣美人的脉门。片刻,收手,“心病,需心药。”

 

“少艾给吗?”黑衣美人以手压胸,心痛。萍生,萍生,我的心药,就是你的血,你的心,你肯不肯给?

 

“给不了。”少艾答得干脆。穿窗而望,落日的余晖给远远近近的山峦镀上一层金晖,美不胜收。抱了阿九起身,出门,背影依然挺拔如昔,三千银丝飘飞如雪。

 

“三千青丝换华发,萍生,萍生,既然参不透情毒的真意,为何不回到本座身边?”

 

浓眉大眼,高鼻深目的朱痕站在斜阳里,衣诀在晚风中翻飞如蝶。看着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过来,习惯性的伸左手去握了他的右手;右手却接了阿九过去。

 

少艾便拿空出来的左手在朱痕衣袋里掏来掏去,掏出一支麦芽糖,毫无惊喜地引来了阿九的一声欢呼。

 

黑衣美人看着离自己九尺远的少艾,沉默。区区九尺,横亘天涯。

 

朱痕抬头,看向黑衣美人,“你的病人?”

 

慕少艾点头,“很麻烦的病人。”

 

朱痕看看他左颊的刺青,纷繁复杂,细致精巧的图案,镌刻于如玉如雪的面上,不见一丝惊惧丑恶,反添几许狷狂风流。“辛苦了,就早些回去。”

 

“早该回去了。我都已经饿坏了。”忙着啃麦芽糖的阿九,居然忙里偷闲应一句。

 

“认萍生?慕少艾?”黑衣美人目送两大一小三人离去,默念名字,弯腰钻进小轿,面上再无半分波澜。

 

 

 

 

没有灯,黑乎乎的房间。

 

“萍生!”黑衣美人和衣滚倒床上,眯着眼睛看屋顶,仿佛阴魂不散的认萍生就寄居在那黑乎乎的屋顶。

 

第一次看见萍生,也是在这样冷冰冰的一间屋子里。黑衣如墨,苍白如雪的萍生静静地坐在那里,仿佛一尊雕塑。

 

“认萍生?”华贵无匹的南宫神翳度进来,面无表情,只在心底惊讶于任大魔头的清俊,长眉入鬓,凤目带彩,薄唇如剑,略微上翘的唇角,勾留出淡淡的冷漠与高傲。惟有左边面颊上的刺青,昭示着江湖传闻不假。

 

认萍生也有些惊奇。早已从画像上认识了南宫神翳,却并没有料到真人竟可如斯俊俏。虽为俊俏,却无半分阴柔,十足的睥睨气势,铺天盖地压过来。如是药师慕少艾在此,必然再抬不了足了。

 

认萍生却没有说话。原因有三。其一,他确定地知道面前人是南宫神翳,也确定南宫神翳知道他就是认萍生,所以,没有必要回答;其二,其人一问,自己便答,气势也弱了;其三,千里逃亡,血战百阵,他再不会把力气浪费在无意义的言语上。

 

很高傲的人,就连求人也如此高傲。南宫神翳冷笑,“可知你身处何地?”

 

认萍生起身,伤重,行动有些迟缓,径直越过南宫神翳,出门。

 

“认萍生!”自打出生,从未被如此轻视过的南宫神翳怒,却惊,他并非如此易怒,“就要这么出去麽?翳流之外皆是欲取你人头的五路高手。”

 

“诶······”沉默的人却长长叹了口气,“死于刀剑之下,胜于面对无聊之人呐。”声音透着疲倦懒散,却好听,仿佛暮春之风,轻轻拂过来,带起些微动静,不待人反应过来,却已袅袅散去。

 

南宫神翳吸口气,“无聊?我无聊?”从未听说过的言词,从未遭遇过的挑衅。

 

“无聊之极,话不中的。”认萍生仿佛听见他的心声,摇摇头,依然前行,“翳流覆灭之日,不远。”

 

南宫神翳气急。

 

认萍生却已去得远了。一路不曾回头,虽然总感觉到一道目光狠狠钉在他背后。

 

长发飞扬,挺拔如松,认萍生负手一步一步踏入了无数正道高手的埋伏。却没有人敢动。认萍生这三个字就如同一柄充满恶毒诅咒的利剑,高悬于众人之顶。

 

就这样让他走?不甘心。一支短箭无声无息飞自左翼飞来,来势如电。认萍生转头,啜唇一吹,箭势如遇激流,立阻。这一箭,却是进攻的号角。蛰伏已久的杀气冲宵而起,刀光剑影遮天蔽日,夹杂飞石毒针,尽皆招呼过来。

 

认萍生凤目一挑,翻腕,剑出,宛如蛟龙出海,霹雳临世,穿云破月,寒光耀日,电石火花之间,破敌。

 

“好剑!好人!”隐于高墙之后的翳流之主,纵然眼高于顶,依然动容。认萍生,你果然有高傲的资本。

 

退。认萍生得势,却退,先前立足之处,有殷殷血迹。

 

正道中人暗笑,原来是强弩之末,岂不是螳臂当车?

 

进。认萍生挑剑,疾进。身形翻转,衣带飘然。如鹰如隼,矫健而优雅;如鬼如魔,邪恶而蛊惑,不见剑光寒,惟见血漫天;不闻金铁声,惟闻呼号惨。

 

所谓正道精英,一如摧枯拉朽,溃不成军。

 

退。疾退。

 

认萍生唇角一挑,冷笑,目中有寒光如针。剑尖鲜血沥沥而下。片刻,轻飘飘倒下去,如水上飘萍一般。

<< (霹雳同人/朱慕,南宫认)萍生 ... / 更新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vayue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