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第二章

 

落日烟。

 

夜色中的落日烟,宁静而美丽。微微带着凉意的空气中充满了草木的清香;起雾了,仿佛淡青的纱幕。月色并不明媚,深蓝的天幕上,明星点点,闪烁变化。

 

慕少艾抱着烟筒,仰躺在青石板上。

 

“怎么躺在这里?石头上寒气重。”朱痕披了衣服出来,坐下来,抓他起身,拢到了自己的袍子里。

 

“这天上每一颗星星都代表世上一个人?”

 

“是。那颗最大最呆最晃笨笨的就是自以为是的你了。”朱痕随手一指,“旁边那颗安安静静,稳稳当当的就是我。还有,那颗翘尾巴的就是阿九。”

 

慕少艾呼呼笑一阵,沉默。

 

朱痕不习惯,平日里这种时候,他总要掰个天花乱坠才罢休。

 

“有心事?”

 

“没有。”

 

“我是朱痕。”朱痕板了面孔。朱痕怎会不知道慕少艾心里装没装心事?

 

慕少艾吸口烟,烟火明灭,“哪一颗星是认萍生?”

 

朱痕心里微微一颤,他果然没有看错。今天那人,是南宫神翳。昔日的翳流教主南宫神翳;昔日被认萍生一手颠覆的黑派翳流教主南宫神翳。“他来得倒快。”

 

“他一向雷厉风行。”

 

“早知道,当年真该叮嘱羽人补他一刀。”朱痕恶狠狠地道。

 

“呼呼,朱痕大侠,风度,风度!”慕少艾笑得不知死活。

 

你若有失,风度能再变出个慕阿呆来?朱痕没好气地想,说出来的话,却不是这样,“你知他要来,却还要杵在这里等他?可不是慕阿呆的作风。”

 

“难道你叫我拖家带口,千里逃亡?”慕少艾振振有辞,“不用他追,我自个儿先累死了。”

 

对于能躺着绝不坐着,能坐着绝不站着的慕少艾来讲,这的确是个好理由。但这绝不是真正的理由。朱痕有些恼怒,你与他的恩怨,早在临别一掌已然两清了。你不欠他的。

 

“阿九睡了?”沉默片刻,慕少艾问。

 

“睡了。”朱痕答得漠然,却又忍不住摸出一件东西,递到慕少艾面前。一茎七叶,三花聚顶。

 

“七叶草。”慕少艾眼睛一亮,大喜,弹身起来,一把抢了过来,“哪里来的?朱痕,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 

“九十九味灵药,已得九十八味,只差一味忧檀花。而六十年一开的忧檀花,今年冬天也该开花了。” 朱痕答非所问。

 

慕少艾一怔,“好快。”山中无甲子,这些年真过得悠闲,时日都忘了。

 

忧檀花,武林圣药。以其入药,可生死人,肉白骨。习武者得之,可增加百年功力。

 

“忧檀花是阿九的。” 慕少艾往石板上一磕烟筒,发狠,“谁都不准抢!”

 

朱痕没有说话,只紧了紧手臂,把怀中人抱得更紧些。花落谁家,我不在乎。阿九没有忧檀花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可是,慕阿呆,天下药宗单传,唯一知道炼化忧檀花之法的慕阿呆啊,你可能无惊无险地等到花开?

 

 

 

 

认萍生醒了,睁眼一看,四周一片昏暗,隐约可听见不远处滴水入潭的声音,隐约可见不远处火光一点。身下是青青的石板,寒气逼人,三尺之外是粗如儿臂的铁栏门,门上一锁,巨大无比。

 

剑还在手边。认萍生勉强起身,却叫寒气激得一阵紧咳。盘膝行周天,血气不继,只好做罢,静待人来。

 

他并没有等多久,片刻工夫,脚步声传来,红衣如血,光彩照人的翳流之主大步进来。

 

“你醒得本座预料的要早。”南宫神翳道。

 

并没有人来看过,他却知道我醒了,这里必然有监视的机关。做如是想,认萍生却连眉毛也没挑一根。

 

“你伤得很重,如果不能好好修养,只怕会从此落下病根。” 南宫神翳叹口气,面前的人虽然苍白,却毫无狼狈之态,虽然不是咄咄逼人的气势,却也叫人不敢妄动。

 

认萍生沉默。

 

“要不是听你说过两句话,本座真要当你是哑巴。”

 

依然是无聊的废话,认萍生忽然很怀念以前随便打呵欠,倒头补午觉的日子。可是,现在,他只能板着面孔,听废话。

 

“你来翳流的目的,本座了解。不过,你进入翳流的方式,却不能接受。”

 

正道高手围追堵截,认萍生走投无路,惟有投靠图谋中原的翳流可有一线生机,乃逃入罪恶深渊,求见翳流之主。他本来傲气,翳流的规矩却又繁多,加诸轻佻之人挑衅,于是大打出手,扫前殿,斗中堂,力战四大护法,鲜血铺路,惨号随行,终于惊动了南宫神翳。

 

认萍生没有解释。此刻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惟有随机应变。

 

“你的剑法很好。能在四大护法合力之下走脱的人,你是第一个。”南宫神翳真心实意称赞一句,算是抛出了善意的橄榄枝。

 

认萍生依然沉默。

 

“至于其他人,有眼无珠,死不足惜!”

 

“有话,直说。”

 

南宫神翳便吐了口气,真不容易,总算听到一句还算上道的话。他并没有发现,自己已经付出了少有的耐性,而且,这样的耐性仿佛还有持续攀升的趋势。“翳流至今,历十三代,人才济济,富甲天下。欲打破与中原正道分庭之势,称霸江湖。认先生有没有兴趣分一杯羹?”

 

“我已经在这里了。”

 

“爽快!”南宫神翳击掌,“只不过,身为翳流之主,须秉公处事。认先生杀我翳流弟子,也需有个交代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南宫神翳倒一愣,何曾料到他如此干脆?底下的话,就有三分迟疑,“认先生需于各死难者灵前叩头谢罪。”

 

“时辰?”

 

“明日辰时。”

 

认萍生垂目,不说话。不见两道如冰似剑的目光,长长的眼睫在脸庞上氤出一圈阴影,整个人竟显出少见的清秀静谧来。

 

南宫神翳皱了眉,“这个人果然是又狂又傲的认萍生?”身份与环境不容他多想,一挥手,“来人,请认先生沐浴更衣。”

 

<< / (霹雳同人/朱慕,南宫认)萍生 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vayue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